2021年4月,该案开庭审理(2021法院开庭)(法院2021年度案例)

这些恶毒人心,在江歌妈妈失独的余生里为女申冤的前路上等着,以白眼,以讥笑,以利用,以阴谋,以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再次向满心伤痕的江歌妈妈,投出一波接一波的暴击。 仁慈 在何处 良知 在何处 无人回答。 她的阻力,来自四面八方。 有凶手的不认罪。 有刘鑫的撒谎。旁人的利用。 也有起诉的艰难。 首先,陈世峰在法庭上反复撒谎。 撒谎称江歌先杀人。 撒谎称刀子是刘鑫递的。 撒谎自己有了新女友,不可能犯下重案。 但另一边,刘鑫为了脱罪,同样反复撒谎。 她在证词和采访里说,我没锁门,我没听见声音,我也没看见任何人。 录音里记录下了门铃声,惨叫声,以及刘鑫这句话,“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刘鑫答:“はい。” 说明她知晓门外发生的事情。 而在今天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公示的信息里,我们发现,刘鑫确实一早就知道会有谋杀。 截图来自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微博公示 不告知危险。 截图来自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微博公示 直接让江歌置身于危险之中。 截图来自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微博公示 而在陈世峰冲出来以后,她先行入室,将房门锁紧,将江歌关在门外。 不给江歌生路。 也无视她的呼救。 江歌死后,她不积极作证。 不见江歌的母亲。 不参加江歌的追悼会。 甚至和家人一起辱骂江歌妈妈。 说江歌是“可怜的JB草的东西”。 在网上对江歌妈妈进行侮辱咒骂。 这种人,真的被网暴千万次,都不值得同情。都是活该。 因为她在这几年里,干的坏事实在太多了。 甚至还集结水军,有组织有预谋地对江歌妈妈进行网暴。 这些人,兵分几路,用大号小号对江歌妈妈进行羞辱。 他们试图从心理上攻击, 从精神上摧毁, 用舆论用漫天恶语来压垮江歌妈妈。 她在年节里,祝江歌妈妈“阖家团圆”。 其用心之歹毒,真的令人发指。 好在,江歌妈妈并没有倒下。 她像一棵胡杨树,在暴风雨之中伫立,不倒下,不屈服。 真的太不容易了。 白天,要面对源源不断的战斗。 夜晚,要面对噬骨的思念。 在网上,要用尽全力面对铺天盖地的网暴。 江歌离世后,江歌妈妈一直在搜罗证据,要起诉刘鑫。 但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律师。历尽种种艰难,终于找到了一个律所,愿接她的案子。 取证方面也历尽波折。 拖到2020年,起诉刘鑫的案子,才被法院受理。 没有想到的是,法院向刘鑫递交诉状。 刘鑫竟然拒收。 没办法。 2020年3月29日,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只有公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开庭传票等。

“自公告之日起经过60日,即视为送达。” 诉状送达,我们以为,很快就会迎来希望的曙光。 但还是困难重重。 2021年4月,该案开庭审理。 审判长称,此案社会影响大,没有当庭宣判。择日再宣判。 直到2021年年底,江歌妈妈都没等到宣判。 在这个过程里,她遭遇的困境,是来自普通百姓无法言说走投无路的困境。 无果。 一个接一个地拒绝。 一个部门接一个部门的推诿。 我们尚且觉得绝望,如果这个人怀着切肤之痛噬骨之恨,等待的时间之于她,就不会是岁月静好。 而是步步刀山火海。 分分秒秒都是煎熬。 在这个过程中,网暴的水军又开始作妖。 变本加厉地无所不用其极地,对江歌妈妈疯狂攻击。 群魔乱舞。终究不过是一群小丑。 但来自上面的拖延,就真的令人绝望。 后来法院终于给出宣判时间。 又因种种原因被推迟。 一个母亲在这个过程中所遭遇的愤懑,所产生的焦虑,所导致的对人与事的怀疑,可想而知。 如今,案子终于有了结果。 江歌妈妈终于等到了正义的声音。 恶人绳之以法。 正义没有缺席。 她应该可以歇歇了。 1月4日时,她曾在自己的微博上,晒出女儿的遗照。 “等着妈妈!” 这一天,她真的带着判决书,去见了江歌。 不知道,她在江歌的照片前,会说些什么。 会哭,还是会笑。 会继续追击,还是会释怀。 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我的态度都是钦佩。 因为,作为一个一无所有一无所傍的普通女性,她以一己之力,以贫弱之躯,破困局,申冤屈,面对泼天恶语,只身面对网暴,同时还要面对连续不断的噩梦和泪水,还要安慰年迈的老母亲……走到今天,真的堪称伟大。 回望这5年,步步皆泪,声声泣血。 有人曾指责,江歌妈妈苦大仇深,不懂宽恕,不体面,余生只为复仇活着。 也有人循循善诱,江歌妈妈应该放下,去轻松生活。 未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未曾经历过生死的人,说放下,都是一种姿态。未曾体验过人间噩梦的人,说忘记,都是一种矫情。 鲁迅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面对这一起一次次刷新我们对人性认知反复掀起舆论波澜的案件, 面对案件中的各路人马的表现, 也面对案件中涌现出的人性之光。 我们只有肃然起敬,说一声: 江歌妈妈,辛苦了。请保重!来路漫长,终将有光。

 2021年4月,该案开庭审理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上海市精美塑料包装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