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5日,华夏幸福对外宣布两个人事变动,联席董事长吴向东和联席总裁俞建均离职

“漂浮在空中的都是当地人的简历”看起来像是开玩笑,但实际上已经成为现实。

6月最后一天,弘阳地产宣布袁春将辞去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成员几个职位,创始人曾焕沙将出任行政总裁。袁春还曾在一个多月前辞去独立非执行董事职务,此次辞职后,他将与弘阳地产彻底告别。

对于袁春辞职的原因,弘阳地产解释说袁春计划在个人事务上腾出更多时间。这样的房地产企业高管辞职,在今年的房地产行业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没有了致富神话,行业今非昔比,不仅基层房地产从业人员流失,被房企业主砸下100万美元、挖出1000万美元年薪的高管们也纷纷做出离职决定。

上半年有280名董事离职

社长、会长级核心董事、行业明星经理的跳槽今年不是第一次。

今年4月,在佳兆业工作了12年的程芯兰离职。退休前,她负责佳兆业的营销部门。职级为集团副总裁,与她一起处理离职的还有负责另一融资部门的高级副总裁孙明尧。

同样一次失去两位核心高管,是华夏的幸福。4月5日,华夏幸福对外宣布两个人事变动,联席董事长吴向东和联席总裁俞建均离职。从华润出来的两位明星经纪人,一度被外界视为平安入主华夏幸福的关键人物,也是扭转华夏幸福局势的灵魂人物。但没等华夏幸福走出债务泥潭,两位明星经纪人率先“离家出走”。

更早之前轰动业界的是朱荣斌和阙乃桂的离职。2017年,同样来自“中海系”的朱荣斌、阙乃桂、吴建斌先后加入阳光城,朱荣斌为执行董事长,阙乃桂为集团副总裁,吴建斌为首席财务官,三人形成“铁三角”。随着今年朱荣斌和阙乃桂的离职,阳光城的“铁三角”崩溃,只有吴建斌一个人奋斗。

除此之外,几乎每个月都有一家房企宣布核心高管离职。2018年进入大发房地产担任执行董事和首席执行官的廖鲁江今年1月离开大发房地产时,2月世茂股份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俞锋离职。3月,禹洲集团副总裁张岩、弘阳地产张镝辞职。4月,深振业副总裁谭伟离职。

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房企高管人事变动数据超过过去一年。上半年,约650名房企集团级高管职务发生变更,其中280人离职,1月、3月及刚刚过去的6月,60名房企高管离职。

克而瑞分析人士认为,目前楼市形势严峻,一些高管面临较大的业绩指标压力,高管“离职潮”的出现并不令人意外。

克而瑞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营收超过千亿元的开发商仅有8家,上半年百强房企累计营收操作额30564.6亿元,同比下降50.3%,整体业绩持平。

“很多房企在重金聘用专业经理人时都设定了很高的业绩目标,但从上述数据来看,目前市场处于调整期,脱化压力很大,因此一些高管在无法达成承诺业绩的情况下,选择重新更换主机寻求新的发展也是有道理的“

克而瑞分析师还指出,在当前房地产市场行情呈下跌趋势的情况下,不少房企进行了缩减编制,甚至不惜拆除部分区域结构,削减冗余人员,削减部分高管以降低运营成本。

住宅企业干部的花型再就业

离开旧东家,房企高管们开始走上“自我救赎”的道路。只是,与以前简单的房企跳槽到房企相比,现在房企的高管们对未来的职业道路有了更多的想法。

4月,元世茂集团副总裁、华北地区董事长兼总裁刘辉也在央企中转房地产为自己谋得一席之地。中交地产表示,刘辉4月正式入职,负责中交建板,并出任总经理

当然,在经历了行业起伏之后,很多职业经理人选择自己创业。

4月5日,华夏幸福对外宣布两个人事变动,联席董事长吴向东和联席总裁俞建均离职

1月,前佳兆业集团控股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刘策向媒体透露,他正在创业。在此之前,他已成立双佰投资有限公司,亲自担任董事长、首席投资官。这家公司以资本管理领域为中心,重点是一、二级和房地产投资。

原上坤集团执行总裁周青通过与中南置地合作,实现了作为总经理的愿望。5月,周青由中南集团控股,法人和董事长由周青出任,加盟双方共同投资和孵化项目的新创业平台。

朱荣斌离开阳光城后,同样选择自己创业。今年3月,一家媒体发现,朱荣斌在广州注册的公司“荣宇建设”注册资本1000万元,朱荣斌100%出资。4月,荣宇建设旗下新成立第一子公司“海南荣乐建设管理有限公司”,市场上一度传出朱荣斌计划“吞并”雅居乐清水湾的消息。

克里分析师表示,房地产黄金时代高管获得的辉煌成绩,或许是时代风口和平台的一种补助。如今,一波未平,高管们只有自我调整,不断尝试新路径,才能找到突破口。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上海市精美塑料包装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