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林和山谷等场景都是“超现实”的,更符合在线观众的偏好

7月15日,由爱奇艺制作、吕洋制作、乔蕾导演的《雪山飞狐北侧的宝藏》在网上发行。该片改编自金庸的武侠小说《雪山飞狐》,由飞狐和苗若兰两名年轻人以复仇为主线,除了保留宝藏和复仇主题外,导演在故事中大胆改编,加入了《八侠传》的邪恶感和《秘密行动》等游戏,卡通设计,也在现场摆脱了冰雪的单一空间,视觉更加丰富,电影总镜头超过2200张,视觉效果镜头约占70%。而这些非常有特色的改编,也赢得了许多观众的认可,他们称赞“电影的某些场景非常富有想象力。”

雪山上飞狐北宝的海报。

乔磊出生于1984年,曾担任陆洋的武侠电影《绣花春刀》的助理导演。乔磊在接受《新京报》独家采访时表示,创作面临诸多挑战,尤其是原著小说《雪山飞狐》的改编。这太难了,但他必须勇敢。

金庸的原著《太难改变》,陆洋称这部改编作品“相当大胆和有趣”

2020年,导演陆洋联系乔蕾,商讨合作一个名为《雪山飞狐》的项目。乔说,读了原著后,“改变是如此困难,以至于我下意识地认为我可以找到一种方法来适应它,但这种方法应该是大胆和勇敢的。”。这是乔蕾读完小说后为改编的想法。

将一部10万字左右的小说改编成电影是非常困难的。乔蕾想出了许多方法来改编这部小说。例如,他完全根据原小说改编,以推断这种方式是否可行。然后,他逐渐扩大了改编的范围,并改变了叙事结构以推断改编的可能性。乔磊觉得没有明确的方法告诉你怎么走,都是摸索。“最终的故事其实是一点一点推出的,或者我认为应该有点大胆,在故事和结构上做了很多创新,同时也抓住了原作的核心——寻宝和复仇。”

乔蕾在电影的拍摄现场。

整个剧本创作,从大纲到最终草稿,只经历了三次草稿,大约半年,非常高效,“主要花在如何改变上,敢于改变,”乔磊说,经过大方向,速度非常快。在剧本初稿中,故事框架已经形成,基本上就是电影的样子。制片人陆洋看到这部电影后,他认为改编本大胆有趣。他还提出了一些想法。乔蕾对清雯的角色印象深刻,原剧本中的清雯没有扮演太重要的角色,导演陆洋认为,应该把清雯这个角色也纳入“可恶八人”团队,是不是更有趣 乔磊一个接一个地推动剧本,最终清雯在电影中的角色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如果这部电影最初的目标是在影院上映,改编本会有什么不同吗 “肯定会有一些变化,”乔磊说。“网络观众与影院观众略有不同。如果是在影院,创作者的整个想法可能会有一些微妙的变化,最终的展示也可能有所不同。”

该片聚焦于两名年轻男子,他们忍受羞辱,联手为父亲报仇

在原著中,胡飞直到故事的三分之二才出现他说,这在电影中肯定行不通男主角必须早点来但从一开始就告诉观众这是胡飞,仿佛事先决定,最终决定隐藏胡飞的身份,改名为“桂为”。

桂玉这个名字有导演的心。他在网上发现胡姓来自桂,而费和玉是同义词,都是文学天赋的意思。因此,影片中胡飞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一直忍辱负重,希望实现复仇。

赵伟被称为胡飞的“桂冠”。

在原著中,胡飞一出武功就赢得了世界,胡一道、苗仁锋基本上属于同一水平。乔磊记得小说中有一个情节,胡飞的两个小书童提前来到了玉笔峰别墅,已经引起了很多别墅主人的不安。

然而,在雪山飞狐宝藏要塞的北部,胡飞的力量价值并没有那么强。胡某一刀被父亲打死后,他一直被欺负,多年来“像条狗一样活着”,心中总是燃烧着复仇的火焰,但这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的对手太强大,凭借现有的战斗技能,不足以与他们对抗,不得不经历无数的磨难,来到正确的地方,正确的时间,并获得复仇。乔先生更喜欢“让观众能够理解角色的困境,让他尽可能接近观众”的故事

角色苗若兰也是如此,她以“清文”的名义隐藏了自己作为苗若兰凤凰女儿的身份。乔蕾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苗若兰比胡菲遭受的痛苦更大,她供认自己作为继父杀死了父亲的敌人包叔,一直在寻找报仇的机会,找到胡菲是她报仇的唯一希望,最终成为两个处境相同的人报仇的故事。

陈瑜把锶誉为“绿文”苗若兰。

[直播竞答]

起初,考虑到观众会有不同的声音,他对改编的每一个细节都很费劲,但最终决定将重点放在两个年轻人联手复仇上。因此,电影的开头就有胡逸道和苗仁峰两人打架,既中毒又死亡的情节。乔磊说,如果苗没有像原故事中那样去世,苗将在电影中扮演更大的角色,这将打破两个年轻人的叙事主线,迫使他们咬牙切齿,做出改变。

“可恶的八人”和“秘密艺术”旨在让游戏对年轻观众更有吸引力

鉴于这部电影将在网络平台上播出,乔磊和他的团队希望更多地迎合年轻观众的偏好。“没有多少年轻观众读过《雪山飞狐》的原创小说。如果我们只给他们讲一个特别传统的武侠故事,他们可能不会很感兴趣,”乔蕾说,只是在结构和形式上做了一些创新。

这部电影创造了“可恶的八人”的概念,并为每个角色设计了一个秘密。每个角色被杀后,屏幕上都会出现“可恶的八人中的某某,卒子”的字幕,这增加了游戏和卡通的感觉。

在原小说中,主要人物都来自体面的家庭,但都有自己的议程,每个人都想抓住宝藏。在改编中,裘莱简单地去掉了高贵和正派人物的标签,直接告诉观众他们都是坏人。“当时没有具体的人数,但后来随着剧本的发展,我认为八个人是合适的,不多也不少,于是‘可恶的八个人’的概念应运而生。”

每个角色都有一个秘密的设置,乔蕾从整部电影的武术风格上考虑了出来。他和动作导演曹华,包括平台爱奇艺,讨论了电影应该采用什么样的动作风格。为了设计一个动作,导演和团队在我心中大约有一个方向,但我觉得你在互联网上玩,可能还需要一些新鲜的元素,因为无论是传统的一套招兵买马,还是要落到现代格斗的肉里,如果太过真实,观众已经有了不少,想让飞一点,但不能再飞了,选择一个中间的平衡,为每个角色创建一个秘密。

电影中有八个主要角色,观众很难记住这八个角色,所以在《秘密艺术》的设计中,乔蕾根据每个角色的个性特点设计了自己的把戏,让他们的角色更加与众不同,让观众更能认出他们。

而且,恶八的内部矛盾已经很深了,为什么还没有幼稚,那是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秘技,不知道对方的底牌是什么,一直不敢贸然出击。

每个角色的秘密艺术设置都让乔蕾头疼,因为秘密艺术来自角色,所以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例如,游戏经理的角色设置是一个更鲁莽的人,特别是凶猛的杀戮者,属于有权力的玩家。在他的手臂被切断后,他自己重新连接并将其隐藏在袖子中,因此导演为他设计了“麒麟手臂”的魔力。

雾林和山谷等场景都是“超现实”的,更符合在线观众的偏好

陶是一个狡猾、老练的人,他的手杖可以变成长剑,他的身体覆盖着致命的东西。乔蕾给他设计的秘密艺术是“双体幽灵”,即使赛会经理的“麒麟手臂”力量有多大,也不会打到他。

陆良伟扮演陶白穗。

苗若兰看起来像个软弱的女人,武功不强,但内心却很坚强,复仇之火从未熄灭。乔蕾给了她设计“萤火虫”的秘密,虽然它是一只小虫子,也能迸发出惊人的力量。

在考虑郑三娘的秘技时,由于她和苗若兰有十几场戏,苗若兰的秘技是“萤火虫”,乔蕾认为才可以用“蜘蛛丝”把这门秘技送给柯“萤火侠”。

周云阳:这个角色很爱喝酒,总是手里拿着一瓶酒。乔磊认为,可以在酒上做点什么,因为故事背景是冰雪,为人物设计了一个秘密“水成冰”。乔磊说,其中一些人物的秘技也参考了金庸的其他武侠作品。“化水为冰”与天山童女在《天龙八部》中使用的独特秘密武器“生死符”非常相似。

雾林和山谷等场景都是“超现实”的,更符合在线观众的偏好

在原小说《雪山飞狐》中,场景相对简单,故事主要围绕玉笔峰山庄展开。在写作阶段,他与他的团队讨论了一部90分钟的电影,其中几个角色仅限于一个场景,是否会被当今的年轻观众所接受。

乔蕾说,这本书已经60多年前,封闭空间叙事,已经被反复运用在各种艺术形式中,包括英国侦探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也有这种经典的“暴风雪高地”模式,观众对于这种封闭空间描述的故事“拉森门”,兴趣可能不会那么大。

因此,乔磊决定将这些角色从村子里搬出来,搬到一个更丰富的环境中,对在线观众更有吸引力。乔磊说:“我们设身处地为观众着想,设计了一些要点,不仅丰富了场景,而且让它们变得有趣,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点。”。

就像雾蒙蒙的森林。如果这只是一片森林,没有一些视觉奇观,那对Jaulei来说是不够的,所以他营造了一种朦胧的氛围,有一种超现实的感觉。几个人物进入森林,迷路了,谁也找不到谁,也更符合主人公桂为复仇的计划。

影片中有很多雪景,乔雷担心画面全是白色,观众会厌倦视觉,所以他设置了山谷的场景,有花、鸟、树、绿,甚至瀑布,一些观众可能会问:雪山怎么会有这样的场景 乔磊为这一场景做了一些详细的铺垫。当周云阳进入洞穴时,有一条隧道。他抬头一看,发现它冻住了。“该地区全年都在结冰,所以那里的温度并不特别低,这可能会造成温室效应,”乔利解释说,他在这一场景中也有点不现实。此外,这一场景也符合清雯的复仇计划,因为她的秘技是萤火虫,而萤火虫出现在寒冷的地方非常突然,必须在温暖潮湿的山谷中才能发挥这一技能。

电影中的山谷场景。

还有比赛经理和陶百岁那场终场大战的雪场,乔磊也是一直在考虑两人在树林里玩,怕观众看起来累,干脆让比赛经理施展麒麟手臂的秘密艺术,一拳打到陶百岁雪场,这次见面让场面更丰富一些。

在《最后的宝地》场景的展示中,乔蕾看了很多关于宝藏的电影,并想到了很多方法,比如角色进入一个房间,里面充满了宝藏。但最终,他选择了一种观众可能看不到多少的方式。他把所有的财宝都冻结在地下,这也是一个视觉奇观。Choulei先生也考虑过用水来融化冰来呈现宝藏,但这个过程很慢,而且没有冰破裂时的冲击力。乔磊说:“虽然你可以透过冰看到宝藏,但你无法得到它,这实际上是一种错觉。”。

鬣狗以更具挑战性的效果取代狼,但更适合裂谷的幽灵

虽然这是一部在线电影,但《雪山飞狐》的视觉效果并不小。导演乔磊表示,除了少数室内场景外,几乎所有场景都需要视觉效果。

在裂谷有一个战斗场景,涉及一群鬣狗。许多网民质疑非洲鬣狗为何出现在现场。

事实上,一开始导演选择了雪狼。但后来,导演决定鬣狗更适合大气层。他想把裂口变成一个更加可怕的场景。鬣狗更生气,尤其是它的叫声更可怕,更适合死亡现场。虽然狼在形象上有点帅气,脾气却没那么暴躁,气氛也不如土狼。

影片中有许多色彩奇异的鬣狗。

当时,视觉效果团队模拟了两种资产,狼和鬣狗,最后选择了鬣狗。他说,鬣狗的视力比狼的更复杂,也更难做到。因为国内影视作品中,狼的一些特效做得比较多,资产和鬣狗,身体动作,形式与狼完全不同,鬣狗很少在国内影视作品里引用,而鬣狗的叫声也是一个麻烦,引用声音不够丰富,后期制作难度相当大。

事实上,导演陆洋也告诉乔磊不要考虑狼的解决方案,因为他担心观众会质疑鬣狗的合理性。根据Jolei的说法,这个场景已经是一个超现实的地方,比如山谷、宝地、迷雾森林等等,里面有一些神奇的颜色,而这里的鬣狗并不有害。

整部电影有2200多个镜头,视觉效果镜头约有1500个,约占70%。乔笑着回忆道:“视觉特效导演的头皮几乎被刮开了,但摄像机的体积太大了。”。视觉效果部门合作了六个月,完成了电影的特效。

校对:吴兴发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上海市精美塑料包装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